人生若如初相见分集剧情介绍

人生若如初相见

人生若如初相见

类型:国产剧

地区:大陆

上映:2018年

状态:50集全集

热门国产剧推荐
  • 莽荒纪

    主演:刘恺威/王鸥/牛骏峰/赵予熙/张峻宁/冯俊熙/陈亦飞/李政宇/宁心/李威/龚悦

    类型:国产剧

    上映:2018年

    状态:更新至44集

  • 极光之恋

    主演:关晓彤/马可/张晓龙/赵韩樱子/朱晓鹏/王千赫/马赫/曾江/颜世魁/李玲玉/李芳雯

    类型:国产剧

    上映:2017年

    状态:59集全

  • 那年花开月正圆

    主演:孙俪/陈晓/何润东/任重/胡杏儿/俞灏明/张晨光/曾淇

    类型:国产剧

    上映:2017年

    状态:74集全

  • 红蔷薇

    主演:杨子姗/陈晓/毛林林/谭凯/田雷/孙之鸿/刘敏/黄玥程

    类型:国产剧

    上映:2017年

    状态:48集全

  • 热血尖兵

    主演:王紫逸/张宁江/宣言/洪涛/马艺家/高志强/肖剑/王放

    类型:国产剧

    上映:2017年

    状态:28集全

  • 人民检察官

    主演:于震/殷桃/黄海冰/于荣光/孟子义

    类型:国产剧

    上映:2016年

    状态:更新至33集

  • 最后一张签证

    主演:王雷/陈宝国/赵擎/张静静/施京明

    类型:国产剧

    上映:2017年

    状态:46集全

  • 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

    主演:李晨/刘涛/吴秀波/于和伟/张钧甯/唐艺昕/翟天临/张芷溪

    类型:国产剧

    上映:2017年

    状态:42集全

人生若如初相见第1集剧情在线观看

民国初年,军阀割据,混战不休,百姓罢敝,民不聊生。

易家是南方最大的军阀世家,其家主易继培名为江左巡阅使,实则是手握兵权、割据一方的封疆大吏。易继培有三子,个个皆不是等闲之辈。

嫡长子易连怡才智过人,却因十年前骑马摔坏了脊骨,只能在轮椅上度日,但他的聪明才智依然使他成为了易继培的左膀右臂。

二儿子易连慎有勇有谋,自幼在军中磨练,独掌兵权。他和大哥易连怡是同母兄弟,还娶了江左文胆范知衡的女儿范燕云,可谓如虎添翼。

幼子易连恺为易继培三姨太所生,与志向远大的两位兄长不同,他虽是江左文胆范知衡范先生的徒弟,平日却风流不羁,尽管娶了家道中落的秦家小姐秦桑为妻,婚后却依旧日日风花雪月,夫妻俩貌合神离,甚至连这次秦桑大病他也未曾露面,着实令人寒心。

易家表面看似风平浪静,父慈子孝,内地里却是波诡云谲、暗藏汹涌。

易家虽是军火大鳄,却也非完全没有对手。偏安南方一隅的军阀李重年一直对易家虎视眈眈,他早年曾居于易继培手下,为人善于隐忍,心狠手辣,一直想寻机吞并易家。

李家与易家连年开战,不仅使百姓陷于水深火热,还给了北方军阀慕容宸可趁之机。他瞅准时机,派遣其子慕容沣以调停为名,大举进兵易继培腹地——芝山别墅,封锁芝山所有出入,而此时,易家风流三少易连恺也因此被迫困于芝山之中。

慕容家的这次插手,让南方本就紧张的局面越发复杂起来。

符远。

范知衡一身笔挺的中山装,脚步匆匆赶到火车站与早就等候在此的易家军官接头。他此番是去与慕容家的谈判密使会面,但他心知此次和谈不过是拖延时间,胜负各半,若谈成不必争一城一池,但若谈不成则寸土必争。他低声交付属下军官,若谈判失败,他将摔杯为号,必须立即将慕容家的密使干掉,以争取时间调江近义的兵,这样才能逼迫慕容家改变进兵方向。

只要双方战火不燃,此局可破。但他未发现的是,他的话被一个混在人群中假装看报的人尽收耳中。

范知衡正在为谈判的事焦头烂额,一个清丽的身影带着一个小丫头迈入了车站之中,她正是易连恺的妻子——秦桑。秦桑以担心丈夫为由,强硬要求要到芝山救易连恺。范知衡被她软硬兼施,只好将她和丫鬟安排到了列车后面的包厢。

火车缓缓启动,范知衡坐在包厢内屏息以待,很快,一个穿着军装,自称是慕容家密使的青年男子敲响了包厢的门。范知衡自以为运筹帷幄,等列车到站,军属推开包厢,却发现他早已横死车中。听到动静的秦桑得到消息后虽然震惊,却依然坚持要去芝山。范知衡已死,她决心到方家店找闺蜜邓毓琳开车送自己上山。

听到秦桑的请求,邓毓琳虽然担忧,但还是义无反顾地答应了她。好不容易,秦桑以易家三少奶奶的身份强硬通过了慕容家的关卡,却看见一个妩媚的女子坐车下了山,那女子似是看见了秦桑,还对她轻佻一笑,令她心中怒气横生。

芝山之下重重关卡,芝山之上却依旧平静如初。秦桑到了别墅,就看见传言被困的易连恺竟然在悠闲地打高尔夫球。她强压下心中怒火,告诉易连恺范知衡身亡的消息,易连恺却一句也不信,冷言讽刺了几句,转身回别墅去了。

易府,易继培得知范知衡身亡,不由和儿子易连怡感叹他一生为自己筹谋,若是不能实现范知衡经世济民的抱负,来日怕是没有脸面去见他。两人又聊到被困芝山的易连恺,易继培虽有担忧,却认为如果易连恺的性命能够换来半壁江山的生意,倒也值得了。

义州,易连慎正坚守前线与李家开战,由于李军占着有利地形,久攻不下,伤亡惨重,将领请求撤离,易连慎却冷言哪怕打剩最后一人也绝不能撤退。正在此时,他收到范知衡遇害的消息,他当即下令赶往芝山。

范知衡遇难导致芝山的局面越发紧张,各方势力蠢蠢欲动,易家将领焦头烂额,易连怡却认为此时更应冷静,才不会被人趁虚而入。饭后,易连怡向易继培汇报了各方势力的动向。

芝山。秦桑得知山下来兵,认定是二哥易连慎带领符远军赶来了。但若两兵相接,慕容军必然会先攻打芝山,将他们作为人质与易连慎谈判。如此一来,她们的性命就只能落在这场战争的输赢上了。邓毓琳听了她的分析反而安慰秦桑,还提出如若芝山之围得解,希望她能帮忙救出自己的远房表哥。原来,她的表哥潘箭迟刚留洋归来,却被误当为天盟会被抓,如今关在高佩德督军的牢里。

不管局势如何变幻,易连恺在人前却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。但其实,他确认了恩师范知衡身亡的消息后,心中悲痛欲绝,但因为有太多眼睛盯着自己,他只能装傻。易连恺告诉秦桑,刺客竟然敢在火车上动手,再多的人手也没用,但他仍感激,当时范知衡让人保护了秦桑。

范知衡在大帅府给易连凯留了一样东西,倘若他遭遇不测,就让易连凯打开它。易连凯打开卷轴,上面是大帅府三个大字。易连凯立即明白,范知衡这是给他选了一条夺权之路。

为了阻止慕容沣攻上芝山,易连恺选择了以毒攻毒——他一面派人通知报社记者制造声势,一面派人放火烧了芝山唯一的道路。尽管山上的居民对此感到十分质疑,但他还是坚持己见。果然,慕容沣不敢承担“逼死芝山百姓”的罪名,狼狈退回永江。

至此,令各方焦头烂额的芝山之围,就这样被号称纨绔子弟的易家三少轻易化解。

芝山事件之后,易连慎派遣部下老宋带领部分将士负责易连恺的安全,他知道虽然慕容军已退,但李家军这次在自己手里吃了大亏,绝不会善罢甘休,但他毫无畏惧,而是渴望借下一战,打出江北三十年的太平。

秦桑见易连恺奇招退敌后,方明白他往日只是装傻。易连恺却解释说自己就是贪生怕死,而且易家大哥能文,二哥善武,他只需要安安分分做一个纨绔就好。秦桑顺势提出,希望易连恺帮忙救出邓毓琳的表哥潘箭迟。

人生若如初相见第2集剧情在线观看

易连恺误以为秦桑是因为有求于自己才上芝山来的,他果断拒绝了秦桑的请求,两人不欢而散。秦桑将结果告诉了邓毓琳,邓毓琳有些生气,没想到秦桑却不像以前那般,反而说易连恺也有自己的苦衷,这让邓毓琳十分惊讶。秦桑只好解释说这次易连恺用奇招解了芝山之围,让她意识到其实他并不如自己想象中那么不堪。

易连恺巧解芝山之围让驻防姚敬仁师长对他起了疑心,他是李重年的心腹,派在边防,自然不会放过易家的任何风吹草动。尽管易连恺称自己只是误打误撞,是慕容沣胆子太小,但姚敬仁并相信。他刻意捧高易连恺,还带来几个亲兵,说是李重年想请易连恺到义州做客。易连恺尚未反应,秦桑却突然过来了,她身后还跟着高督军的儿子高绍轩。

姚敬仁见事情到了这个地步,直言芝山之围已经见识了易连恺的智慧,现在他和李帅想见识他的枪法,易连恺推脱不了,只好应战了。一人打球,一人开枪,先打中者胜。两人正要比试,易连慎派来的宋副官突然出现,表明自己奉易连慎之命护送易连恺回符远,姚敬远只得作罢。

姚敬远离开后,易连恺突然开口向高绍轩求助,让他帮自己救出潘箭迟,这只是一件小事,高绍轩自然满口答应了。

夜幕降临,秦桑来到书房,看到易连恺一直盯着范知衡的那幅字,她忍不住出言说,如果易连恺没胆子完成师傅的遗愿,不如将这幅字烧了。谁料,易连恺却说这种事不用她管,而且报仇是父亲和二哥的事,他并不想插手。秦桑不明白,易连恺这样小心行事,不敢展露才能到底是为了什么?她忍不住出言讥讽了他几句,易连恺只好辩解说自己只是尊重二哥罢了。

聊着聊着,易连恺发现秦桑用了自己送她的香水,挑逗她是否是想讨好自己。秦桑只好尴尬地说自己只是作为妻子,不想他一直埋没自己的才能罢了。

易继培得知二儿子易连慎一边跟李家军交战的时候,还敢分兵去芝山。这让他有些感叹,不知道这个儿子是真的报仇心切,还是要让世人知道易家的手足之情,不管哪样,都让他觉得十分愚蠢。易继培派人开车绕遍了符远,想引出刺杀自己的人,但却始终没有动静,这让他不知到底是福还是祸。

昌邺监狱,高绍轩请父亲高督军释放了潘箭迟。潘箭迟获救后主动提出希望面见易连恺表达感激之情。高绍轩离开后,两人闲聊几句,易连恺询问潘箭迟为何不去见他的邓表妹,而要来见自己。潘箭迟认为易连恺是在田之龙,芝山更是卧虎藏龙之地。当今天下群雄割据,慕容家雄踞北方,西北姜双喜野心不小,东北又有日本人时刻想要趁虚而入。他直言,易家如虎盘踞东南,家主易继培是虎心,易连慎为虎胆,但看似风流不羁的易连恺,才是易家真正的虎眼。

听完潘箭迟一席话,易连恺不赞反怒,他当即从口袋中掏枪直指潘箭迟,恰在这时,在远处看到的秦桑和邓毓琳连忙赶了过来。秦桑在看见潘箭迟的一刹那呆住了,脑海中浮现当年学生运动时,潘箭迟救下自己的画面。二人四目相对,眸中情绪万千,易连恺见状心知他们可能有旧,故意走到秦桑身边,搂着秦桑向潘箭迟宣告主权。邓毓琳心中暗叫不好,故意插话呛了潘箭迟几句,话里话外让他赶紧离开芝山。离开的时候,易连恺意味深长地看了潘箭迟一眼,邀请他明日一起去打猎。

秦桑回别墅后将自己关在了房间,邓毓琳气冲冲地找到潘箭迟,怒斥郦望平到底在打什么主意?她告诉潘箭迟,自己救他是一码事,但希望他立即离开江左,不要再出现在秦桑面前。如果他是想趁机接近易连恺,就趁早将这个注意打住。当年秦家败落之时,不顾众人反对和风言风语娶了秦桑的是易连凯,不像潘箭迟听到风声就跟老鼠一样落荒而逃。潘箭迟只好发誓,只要秦桑选择跟易连凯在一起,他也绝对不会伤害易连凯。

秦桑在浴室一边放水,一边发呆。故人相见,她依旧清晰地记得初见秦桑的场景,他在台上意气风发地演讲,众人无不叹服,而当警察过来抓人,也是他救了自己。但战争年代的爱情总是浪漫又现实,郦望平一心一意将革命当事业,秦桑却渴望过平凡的日子。

那一天,秦桑在那颗他们经常约会的树下等郦望平带自己离开,却等来了母亲。母亲劝她郦望平是天盟会的人,稍有不慎就会惹来杀身之祸。但那时的秦桑却宁愿跟爱的人去死,也不愿跟一个不爱的人苟活一生。母亲愤然离去,她跪在树下等了好久,好久,却只等来了越来越深的绝望。

秦桑陷在回忆里无法自拔,却忘了浴缸正在放水。恰巧,易连恺回家,看到浴室里有水渗出,心中猛然一惊,连忙大声敲门呼唤秦桑的名字。等他急到准备撞门时,秦桑一脸漠然地打开了门。易连恺见她这样,不由怒火中烧,狠狠将她骂了一顿。但秦桑却只冷冷回了一句“你骂完了”,便转身回屋了。

深夜,易连恺又在书房看着师傅留给自己的那幅字,他自言马上就要中秋,他却尸骨未寒,甚至遗体还在慕容军地界,这让身为徒弟的他心中有愧。外人看易连恺荒唐,但其实这都是师傅范知衡的韬光养晦之计。可叹的是,易连恺虽没有子承父业的心,却不得不认这个命。如今,既然这条路是师父的遗愿,就算是头破血流,他也会走下去。他不知道的是,他的这番话,全都被躲在书房门外的秦桑听到了。

人生若如初相见第3集剧情在线观看

易府外,大少奶奶慕容汘和颜悦色地吩咐淮秀帮忙做一套寿衣,这一幕被盯在门外的暗哨尽收眼底。很快,易连慎的舅舅急忙将大帅遇刺,甚至已经开始做寿衣的消息通知了易连慎,他叮嘱易连慎立即带兵回符远,而且决不能让易连恺先回符远,要用尽一切办法将他困在芝山。

不管前线局势如何严峻,芝山之上却是一片欢歌笑语。

这日,秦桑、邓毓琳陪着易连恺等人到山间捕猎。秦桑质问邓毓琳为何不提前说要救之人是郦望平,邓毓琳解释说自己不告诉秦桑,不是怕她不去救他,而是怕她奋不顾身地去救郦望平。秦桑沉默了片刻,追问邓毓琳,现在潘箭迟是不是天盟会的人,邓毓琳还没来得及回答,就被旁边突然响起的马蹄声与枪声吓了一跳。

夜幕降临,芝山上一行人围坐着一边烤肉一边喝酒聊天。白日潘箭迟的表现让众人纷纷夸赞,并且询问他的打算。谁知,潘箭迟却对各方势力都不满,易连凯问潘箭迟这也看不上,那也看不上,是不是看上南方天盟会了?潘箭迟笑说自己还真看上南方天盟会,只可惜他一到昌邺就被卷入学潮,关进大牢,方家店这次的学潮事件他已经灰心丧气了。

夜已深,秦桑在外面看着风景发呆。潘箭迟突然来到她身后,两人闲聊几句,秦桑追问潘箭迟此番前来的目的,潘箭迟先说自己是来找秦桑,希望秦桑能相信自己。但此时的秦桑已经不是当年天真的秦家大小姐,她对郦望平失望透顶,也不想再去猜测他话里的真假。这一幕被躲在树后的易连恺看得一清二楚,紧跟着,宋副官赶来向他汇报了大帅遇刺的消息。

这天清晨,秦桑拜托高绍轩护送邓毓琳下山,随即,易连恺几人决定骑马从小路赶回符远。几人聊天之际,潘箭迟瞥见宋副官往易连恺的马耳中放了什么东西,但他没有声张。

果然,回符远的路上,易连恺的坐骑突然发狂,他重重的从马背上摔了下来,正当马要踩中易连恺之际,潘箭迟骑马赶来,开枪击毙了疯马。易连恺十分感激潘箭迟的救命之情,却疑惑为何一向温顺的马会在自己回符远的路上突然发疯。

潘箭迟想起之前看到的那一幕,走到马尸身边检查,果然从马耳中找到一只虫子。众人恍然大悟,潘箭迟直接指出自己在出发时,偶然看到宋副官站在马旁行为诡异,宋副官立即指责潘箭迟血口喷人,谁料他一时激动,起身却将兜里装有虫子的木盒掉了出来。

见事情败露,宋副官立即想拔枪,却被潘箭迟利落的抢走了手枪,并卸掉了里面的子弹。正当几人对峙,草丛中有人举枪瞄准了易连恺,幸好,眼尖地潘箭迟果断开枪射杀了此人。几人靠近才发现,那名刺客用的竟然是易家二少爷带领的符军的枪。

易连恺觉得事情并不会如此简单,这件事很可能有人想嫁祸给易连慎,引起易家内部矛盾。他逼问宋副官究竟是谁派来的,潘箭迟顺势提出自己曾经学过不少审人的办法,不怕他不开口。一旁的秦桑见状,连忙提出应该将宋副官押回符远,如果宋副官真的是二哥的人,也可以让老爷子为易连恺讨个公道。对于两人的建议,易连恺不置可否,他提出想单独和宋副官谈谈。

等待易连恺的时候,秦桑主动感谢潘箭迟刚才对易连恺的救命之举,潘箭迟称自己救易连恺也是为了秦桑,但这些话对秦桑已经没用了,根据她对郦望平的了解,他此番上山必定有所图谋。郦望平直言自己想把过去错失的一切都弥补回来。这一番表白让秦桑内心十分复杂,但她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被只言片语骗去私奔的人,而是易家的三少奶奶,所以,于公于私,她都不想再与郦望平有任何牵连。

另一边,易连恺面对宋副官并没有威逼,他知道宋副官是二哥易连慎身边的老人,希望宋副官不要被人蒙蔽,离间自己兄弟。宋副官又说这次刺杀是他自作主张,他认为只有除掉易连恺,二少爷才能稳坐江左。易连恺见状感慨良多,他并不想争夺易家的江山,也不想和二哥撕破脸,但既然宋副官动了手,易连慎的黑锅就背定了,所以他的命绝不能留。

易连恺给枪让宋副官自行了断,宋副官接过枪,突然举起手将枪口对准了易连恺,还好潘箭迟和秦桑赶来,他知道杀易连恺无望,只好举枪自尽了。这幅场景让秦桑吓了一跳,下意识躲到了潘箭迟身后,易连恺心中一沉,一把将她拉了回来。

易连恺一行坐火车赶到宋副官预选的方家店,潘箭迟担心那里还会有危险,劝易连恺另做打算。易连恺却毫不担心,因为那里有个人一定会帮自己,这个人就是他的红颜知己——闵红玉。秦桑突然想起自己上山时看到的那个妩媚女子,心中不由生起了闷气。

到达方家店后,易连恺支开秦桑和闵红玉到车内谈话。闵红玉调侃三少爷还是藏不住锋芒,猛虎下山了。易连恺无奈道要不是慕容沣,自己还能再藏两年,可惜他在芝山之围事件露了爪牙,现在做事就没有那么容易了。因为范先生在方家店遇害,大家都清楚方家店的局势对易连凯来说很危险,所以,这一趟易连凯要借闵红玉的脸面一用。

潘箭迟和秦桑坐在远处看着车里的两人,他不明白秦桑为何能够看着自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装腔作势,秦桑只淡淡地说,这次是闵红玉,下次还会有其他人,易连恺风流在外,她早已经习惯了。秦桑直言,自己这辈子最不甘心的就是嫁给易连凯,但那是她母亲的遗愿。

人生若如初相见第4集剧情在线观看

人一旦有了执念,就会将一切的置之度外,哪怕是亲生女儿的幸福。

秦桑知道父亲让她嫁给易连恺,无非是想借助易家,让父亲重回政坛,飞黄腾达。她如今只盼易连凯能在易家的角逐中胜出,等她完成母亲的夙愿,会开始选择自己的人生。潘箭迟听她一席话,决心帮助易连恺成为易家继承人,帮助秦桑重获选择的自由。

闵红玉答应帮易连凯躲过李重年军队的盘查,但她提出要易连凯在符远的那座古宅作为交换。

易宅,易继培询问易连怡自己遇刺的消息放出去后,各方势力有什么情况?易连怡汇报说符远军目前倒还算安分,只是李重年最近频频异动,放出各种假消息故布疑阵,实则是掩盖真正的目的。

山路上,秦桑和闵红玉同坐一辆汽车,闵红玉不时出言挑衅,甚至根据经验看出秦桑仍有未出阁的味道,她没想到秦桑嫁到易家这么多年,到现在还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夫人。秦桑面对她的挑衅心中有气,面上却十分冷静,并不与她计较。

易连恺尚在归途中,范知衡的女儿范燕云,也是易连慎的夫人已经乘坐列车赶了回来。一下车,她就扑在易连慎怀里痛哭,易连慎只好安慰她易家一定会范先生报仇。

很快,易连恺几人来到了李重年与符军交战地界,易连恺竟然大摇大摆带几人到西餐厅饱餐一顿,这让潘箭迟十分担心,他认为易连凯现在最该防的人就是李重年。闵红玉却夸赞易连恺胆大时雷厉风行,胆小时谨小慎微到找女人帮忙,当今天下,这样的青年才俊已经为数不多了。到了交界处,在闵红玉的帮助下,易连恺几人最终顺利离开了。

易宅,易继培一直有些心神不定,他问易连怡,老二和老三二人谁会先回来?易连怡好奇父亲为何不是希望他们能一起回来,易继培解释说自己当然希望他们二人能一起回来,一家人能团聚,不过到了现在,他作为家主,也希望无论做什么,他们兄弟二人都能有高下之分,这样将来他在舍弃另外一个人时,也不至于愧疚和难过。

易连慎带范燕云一路赶回,但易连恺终究还是先一步回到了家里。一下车,易连恺就看到大哥大嫂在门口迎接自己,他连忙打听父亲的身体情况,知道易连怡再三保证,他才放下心来。易连恺还没进门,易连慎后脚就下了车,他先是询问了父亲的情况,随即斥责易连恺,要不是他在芝山上吃喝玩乐,承军围山,范先生也不会为了他去与承军调停,以至于命丧途中。易连怡见二人又要争吵起来,连忙打圆场制止了他们。

儿子归来,易继培特意为两人准备了接风宴,但兄弟俩迟迟没看见父亲,心中仍是放心不下。易连怡这才解释,原本他们想设计引诱出凶手,可是一连几天,凶手都毫无动静。索性父亲就自编自导了一场凶杀,想看看江左到底是谁存有异心,所以他是真的没事。众人这才开动了起来。

易连怡看见范燕云愁眉不解,出言安慰了她几句。秦桑自责要不是自己当时急着上山找易连恺,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。范燕云果然十分气愤,她直言范知衡当时要不是把护卫都派给了秦桑,今日伤心的人就是易连恺了。说罢,她就愤然离开了,易连恺见状没有开口,却亲手给她夹菜,还拍背安抚秦桑。

范燕云一直沉浸在父亲遇害的巨大悲痛中,她质问易连慎为什么拿父亲的死大做文章,而不是去追查凶手。易连慎只好劝她不要再折磨自己了。易家的江山是范知衡帮着易继培打下来的,如今范知衡去世,各方势力蠢蠢欲动,这个节骨眼上,易连慎不能让江左乱了战局和人心,所以报仇的事情得从长计议,只能先委屈范燕云。

另一边,秦桑在房内哭哭啼啼,自责当时要不是自己任性,也许范知衡也不会遇害。易连恺安慰她很多事情是我们无法把握的,所以不必过度自责,秦桑始终觉得对不起范燕云,易连恺心知范知衡父女从小相依为命,范燕云突然丧父,自然悲痛欲绝,但他相信过了这段时间,她就不会再这样针对秦桑了。

说完范知衡的事,秦桑又问易连凯为何不跟大哥说宋副官刺杀他的事,易连凯提醒秦桑不要再管这件事,他们兄弟只争抢不翻脸,而他只想完成师父的遗愿,他警告秦桑不要再怂恿他去挑战二哥。

因为易继培不便露面,易连慎和几个师长在书房开会。范知衡和大帅先后遇刺,李师长公然提出,如今少帅易连慎初出茅庐,老帅安危未卜,为了江左的安定,他们应该另选贤能。易连慎却丝毫不惧,而是让亲兵张麟趾念出了李师长所在第七师整顿的结果。李师长面色突变,愤怒举枪指着易连慎,但他毫无畏惧,听到动静的卫兵们立即闯入,李师长方知大局已定。

易继培一直在隔壁听着这里的动静,正在士兵颤颤巍巍地读李师长与李重山私通的信件时,他突然闯入,借口读信士兵声音小一枪击毙了他,随即宣布李师长跟了自己十多年,劳苦功高,如今也到了该休息的年纪了。他安排李师长以后就当省委员,如此一番恩威并施,众人无不服帖。

中秋之夜,易家一家人好不容易团团圆圆坐在一起吃饭。推杯换盏间,有人无意提起范先生,范燕云本就是强作欢颜,此时更是忍不住跑了出去。秦桑随即跟了出去,到了灵堂,想要跪拜赔罪。将心比心,曾经痛失母亲的她很理解范燕云此时的心情,但她也觉得只有活着的人打起精神,才能告慰他们的在天之灵。

燕云质问秦桑这是否就是她当时嫁到易家的原因,如果不是她嫁入易家,秦桑的父亲早就死在狱中。她认为,一直以来易连恺在外面花天酒地秦桑却不闻不问,这次芝山被围,她却假模假样跑去,不过是为了博一个烈妇的名声罢了。倘若不是她沽名钓誉,范知衡岂会遇刺身亡,每每想到这里,燕云就恨秦桑入骨,她愤怒地将秦桑赶出了灵堂。

人生若如初相见第5集剧情在线观看

易家书房,易连恺跪在地上向父亲请罪,自称因为自己在芝山上玩乐国度,才使承军围山有机可乘,致使范先生为救他遇难。易继培感叹范先生其实是替自己接了这颗子弹,但江左的危险还在后面,这次芝山之围有惊无险,也有运气的成分,但下次易连恺未必有这么走运了。

这段时间,李重年起兵,慕容家在一边虎视眈眈,范先生遇害,天盟会兴风作浪,这些事看似各有因由,说到底却都是冲着易家来的。易继培始终认为外面的局势复杂,一旦深究就会掉入圈套,所以他更看重消灭眼前的敌人,他安排易连凯和易连慎两人去调查杀害范先生的真凶。

易家父子在书房共商大事,另一边,大少奶奶慕容汘特意带了些点心,来宽慰内疚的秦桑。毕竟范先生与公公易继培是世交,现在范先生遇难,公公难过,全家上下自然跟着不好过,如果把这些事太放在心上,反而是折磨自己。

易连慎兄弟二人从书房出来,易连慎突然询问宋副官的下落,易连恺心中一惊,面上却平静的解释说当日匆忙接到父亲遇刺的消息,他与宋副官兵分两路,他抄近路,而宋副官带兵,很可能还在赶回的路上。两人打趣几句就分开了。

易连慎与舅舅见面,将父亲的交代一一告诉了他。在他看来,这一次父亲是借着找凶手让他处理掉天盟会。舅舅却说重点并不在天盟会,而在易继培这次让老三跟着一起办事。很明显,这说明易继培想借机看看他二人的能力,在两人中间做决定。舅舅听说易连恺这次是跟名角闵红玉一起回来的,这个闵红玉在江左十分出名,倒不是因为戏,而是因为人脉。她不仅消息多,还会相人,因此,两人打算一起去会会这个奇女子。

舅舅带着易连慎与闵红玉见面,易连慎却对闵红玉不假辞色。舅舅顺势提出让闵红玉说说易连凯和易连慎。闵红玉表示她不想参与男人之间的争斗,况且男人争夺的无非就是女人,权力罢了。易连慎听到这话,立刻表示自己只争天下,不争女人,说完就转身离开,剩下两人面面相觑,闵红玉倒是没有生气,只是淡淡地丢了一句,就凭这句话,易连慎输定了。

秦桑一直认为郦望平接近易连恺有所图谋,她不知道的事,这么多年后,郦望平虽化名潘箭迟,却始终没有忘记当年对天盟会的誓言,他愿意牺牲自己以免去百姓的战火之苦。

天盟会是一个受新思潮影响渴望变革,立志消灭军阀的组织,经过长期积蓄力量之后,他们第一个要面对的就是势力庞大的江左易家。北极代号天枢的郦望平十分看重,他交代所有人一定要保证郦望平的安全,配合天枢完成任务。

深夜,易连恺来到范先生灵堂,一吐心中苦闷和报复。他立誓今后一定会护范氏门生周全。范燕云听到这句话,忍不住痛哭出声,上前一把抱住了易连恺。易连恺碍于身份有些尴尬,只好推开她,范燕云狠狠咬了易连恺的手掌一口,哭着跑开了。

回到易宅,秦桑又恢复了无所事事的生活。这一日,她正在庭中秋千上坐着发呆,大嫂慕容汘过来和她闲聊了几句。两人聊起易连慎和易连恺兄弟,慕容汘说其实小时候两人感情很好,尤其是易连恺心中一直敬重二哥,从不与他相争,什么宝贵的东西都会主动相让。秦桑隐隐觉得两人之间肯定有什么隐情,却又始终找不到真相。

秦桑回到房间,看见下人正在摆放新鲜的杨桃,还说这是二嫂范燕云知道易连凯喜欢吃新鲜的杨桃,特地派人送过来的,秦桑听了心中有些不是滋味。

第二日,到了饭时,易家人齐聚一堂共进午餐唯独不见易连恺。秦桑只好

解释易连凯去忙公务了。这时易连凯身着一身笔挺的军装出现可,原来,他决定马上去承州寻找刺客的下落,是特地前来向父亲辞行的。

谁料,易继培见他这样不夸反骂,刺客是要逼出来,而不是查出来,况且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,这比易连凯在外面争名夺利要珍贵的多。易连恺只得坐下吃饭,他手上戴着白手套,是用来遮掩范燕云咬出的牙印,但易继培看见却斥责他没规矩,让他立刻摘下来,易连恺只好照做。

易连恺摘下手套,易继培立刻发现了牙印,追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。易连恺面上淡定,脚下却赶紧提了身旁的秦桑几脚,秦桑只好解释说是自己和易连恺闹了点小别扭,这件事才算被混了过去。

回到房间,易连凯感谢秦桑刚才帮忙解围。秦桑心知咬易连凯的人就是范燕云。其实当初她就觉得奇怪,易连凯才看她一眼,就决定娶她,要知道当时她不过是一个没落官的女儿。现在她才终于明白,这两年来,他们徒有夫妻之名,却无夫妻之实,就是因为易连凯娶她只是为了当挡箭牌。

在秦桑看来,如果易连恺真的喜欢范燕云,就应该主动争取而不是让给二哥,这并不是真正的敬重,最重要的是易连凯不应该利用她。易连恺握住秦桑的手解释说她看到的并非一切,最重要的是,他不爱范燕云。秦桑觉得有些可笑,她反问易连恺难道爱的是自己嘛?易连恺只是深深看了她一眼,随后就离开了。

易连慎接到消息范先生的遗体被承军接走,他怀疑刺客跟承军之间多少会有关联。舅舅也听说刺客就是李重年派来的,现在人心惶惶,各方势力都盼着易继培能出手,替他们自己出口气。刺客是逼出来的,但易连慎难以把握父亲到底想把这个罪名安给谁?舅舅却说重要的是老爷子把抓刺客的差事交给谁。他劝易连慎早日和燕云生下儿子,这样继承权就是板上钉钉的事了。

经过深思熟虑,易连慎决定向父亲汇报刺客是天盟会的人。他认为,比起地方军阀的争斗,时代的更迭才是最可怕的,新文化提倡消灭父权,但倘若君权不在,父权又如何保存,所以,比起李重年和姜双喜他们,天盟会才是最大的敌人。

潘箭迟到街上与天盟会的人接头打听情报,偶然看见易连恺与秦桑牵手去逛珠宝店。秦桑对他的举动十分不适,一直想要挣脱他的手,但易连恺却始终不肯放开。

易连恺为秦桑挑选了一款昂贵的珠宝项链,并贴心为她戴上,这让秦桑心中不由一动。从店里出来,易连恺拉着秦桑去见了潘箭迟。原来,易连恺是与潘箭迟谈论刺客的事情,易连恺也在犹豫做什么选择,潘箭迟却说只要跟着二哥选就是正确的。他认为,选刺客固然是件重要的事情,眼下江左最重要的事就是给范先生举办葬礼。两人提出要举办葬礼还缺一件重要的东西,这就需要秦桑去找大嫂慕容汘,拜托她帮忙要回范先生的遗体。